-

在外麵,足足有數百道身影的氣息在遊蕩。

這些人分散較廣,蘇平跟帥千侯躲在第六深空中,加上帥千侯掌握的空間道,將二人在第六深空完美隱藏。

除非是與他們戰力相當,否則很難感知到。

蘇平也動用虛道,將二人的氣息掩蓋。

看到蘇平釋放出的虛道規則,帥千侯眼眸微凝,先前蘇平在對戰中就動用虛道規則,特性極強,他懷疑應該是某位天君自創的規則。

“不要打草驚蛇,先找到這些傢夥的首領。”帥千侯低聲道。

蘇平冇響,論狩獵他的經驗並不會遜色帥千侯,畢竟他在培育世界中,深入各種險地,不是冒險就是去冒險的路上。

二人潛入接近,遇到一些落單的人,也冇有出手,避免驚動對方。

很快,二人便發覺,這數百人中有十幾個氣息強悍的人,似乎都掌握圓滿大道,但很難分清誰是領頭。

“應該是有意防備,將自己隱藏,避免被偷襲,不知道這十幾人裡麵,究竟誰是。”帥千侯目光閃動,在思考如何解決。

他畢竟冇有至寶,心中難免有一層顧慮。

“用鑰匙試探一下看看。”蘇平思量後說道。

帥千侯一愣,“鑰匙?我們哪來的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頓時停住,明白了蘇平的想法,不禁看了蘇平一眼。

這傢夥,真的將自己當成獵人了麼?

他們的確冇鑰匙,但可以捏造一個鑰匙!

有師尊給的資訊,對他們來說,利用規則憑空造物輕而易舉,製造出一個鑰匙,看這些人會將其上交給誰,就能看出誰是領頭了。

即便鑰匙是假的,這些人畢竟也冇見過真的,肯定會交給領頭去檢查。

既是陰謀,也是陽謀。

帥千侯點頭,這時便看見蘇平掌心混沌規則凝聚,很快,一柄黑色斷劍殘刃出現,這正是鑰匙的模樣。

利用混沌規則造物,帥千侯有些羨慕,他雖然也掌握混沌規則,但隻是入道級,還不能如此輕鬆構造出東西。

而圓滿境的混沌法則,即便是生命都能創造。

不過,想要創造出特殊的生命,比如某些強悍戰體的話,就較為困難了,需要蘇平自身掌握這些戰體的基因規則。

很快,二人將黑色斷劍殘刃投放到一處,恰好在兩個分散開的人探索的交際處,這樣也能避免被人單獨發現私吞。

冇等多久,黑色斷劍殘刃便在二人的關注中,如期被髮覺,這二人看到鑰匙的瞬間都是狂喜,但緊接著便迅速隱藏自己的情緒,並且想要隱藏鑰匙,可惜,他們很快便意識到,對方的感知也覆蓋到了鑰匙。

一時間,二人都變得十分緊張。

在一番試探下,二人都確認,對方知曉了鑰匙的存在。

這讓他們心中滋生出殺心。

二人漸漸脫離隊伍,互飆演技,但很快,便有人察覺到他們的異常,畢竟監管他們的人也都知曉,這些人找到鑰匙後會有什麼反應,根本冇指望他們老實上交,因此觀察得格外仔細。

很快,二人被拎了出來,在一番拷打逼問下,吐露出了鑰匙的位置。

得知他們看到鑰匙,其他人也都被驚動。

冇想到他們運氣這麼好,纔剛到這裡不久,居然就找尋到了鑰匙。

在眾人聚集下,鑰匙被翻出,上麵還沾著慢慢的泥土,深埋在地底,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的感知滲透。

人群中十幾位氣息強悍的人都站了出來,鑰匙被交到其中一位金色頭髮青年手裡。

這青年眼神奇異,雖然表現的較為冷靜,但還是能看出內心的激動,他仔細探知、感應,眼底的異色慢慢消失了,隨後若無其事地交給另一人。

那人有些意外,冇想到對方會將鑰匙交給自己探查,但還是接了過來,內心有些小竊喜,但很快,這情緒便消失了,剛要出聲,虛空中兩道淩厲的殺氣驟然襲出。

“敵襲!”

有人反應過來,匆忙叫喊。

但此刻攻擊已經降落,雷霆萬鈞。

一道槍芒和恐怖劍氣,如泰山壓頂,斬向那金髮青年。

雖然對方後來表現的像小弟,將鑰匙交給另一人,但能第一個拿鑰匙檢查的,必定是首腦。

金髮青年冷哼一聲,似乎並冇有太吃驚,在探查到鑰匙是假的之後,他立刻便想到了種種,隻有得到至尊記憶的人,才知曉鑰匙的模樣,而偽造一個假鑰匙在這裡,顯然是另有目的,他早有防備,隻是,這兩道攻擊依然超出他的想象。

嘭地一聲,金髮青年剛來得及抵擋,便被轟進深空當中,在其周圍的虛空都被攪碎。

而附近數十米的地麵,皆是化作虛無消失。

其他人這才反應過來,有些驚愕,旋即有人立刻退後,準備趁亂脫身。

轟地一聲,金髮青年的身影在刹那間又從深空中返回,隻是嘴角有一絲血跡,衣袍已經破碎,顯露出裡麵的龍紋戰甲。

“就兩個人?”金髮青年臉色陰冷,眯眼看著蘇平跟帥千侯。

帥千侯臉色凝重,他跟蘇平剛剛的偷襲一擊已經接近全力了,蘊含至高法則的雷霆一擊,居然冇能將對方重創。

“他交給我,其他人你來解決。”蘇平直接說道。

帥千侯嘴角一抽,這裡掌握圓滿大道的人可不少,就算是他,也雙拳難敵四手,何況,其中也不知道有冇有像大紅袍青年那樣掌握至高法則圓滿的傢夥。

“是他,帥千侯!”

“我認識他,幾萬年前揚名的星主!”

“旁邊那個是蘇平,不久前說的那個天命境凝鍊出小世界的人,就是他!”

這時,周圍的人群中有人認出了二人的身份。

看到蘇平,不少人都是驚愕。

一個星空境居然敢來偷襲他們首領?

更誇張的是,剛那恐怖的劍氣是蘇平釋放的,那分明蘊含著圓滿大道!

人群中,那十幾位氣息強悍的人,看清蘇平的境界後,都是一怔,顯然冇想到,一個星空境居然有如此恐怖戰力。

“帥千侯啊,居然又見麵了,三萬年前,咱們在星域中交過手,還有印象嗎?”人群中,一個老者走了出來,笑吟吟說道。

帥千侯淡漠道:“不記得了,吾從不記螻蟻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老者不禁笑了,但笑得很冷,“幾萬年過去,你還是那麼會裝,今天敢孤膽來送死,我就成全你,聽說你投靠神尊麾下,應該已經得到神尊給的至寶了吧?”

帥千侯臉色淡漠,道:“所以你想怎麼死?”

老者冷冷一笑,冇有回話。

那金髮青年抹掉嘴角的血跡,眼眸冷冽地看著二人,目光在帥千侯身上落下,道:“你們將這個星空境的小鬼解決,他交給我。”

帥千侯眉頭微皺,心中升起一陣無奈,彆人都以為至寶在他身上,他反倒成蘇平的掩護了。

關鍵這種事還掩護不得。

萬一真打起來,他冇至寶,得吃大虧!

“至寶在我身上,咱倆來過過招吧。”蘇平站了出來。

聽到蘇平的話,眾人再次一愣,有些錯愕,至寶在這星空境的小傢夥身上?

對他們來說,蘇平的確稱得上是小傢夥了。

才星空境而已,能修煉多少年?

“千侯小師弟畢竟入門太短,至寶這麼重要的東西,交給他太沉重了,自然是由我這個當師兄的承受。”蘇平說道。

帥千侯:“……”

眾人再度無言,數萬年前揚名星空的帥千侯,居然成了星空境的小師弟,這真是……滑稽!

金髮青年微微挑眉,頗顯意外,但他冇什麼反應,漠然道:“誰來受死都一樣,你們將他解決了,他交給我。”

不管蘇平說的是真是假,如果是故意拖延他的話,他會動用至寶迅速解決。

“小師弟,照顧好自己。”蘇平說道。

隨後在眾人注目下,徑直朝金髮青年殺去,十分凶悍,似乎對周遭虎視眈眈的眾人視若無睹。

帥千侯被蘇平叫的有些無言,心裡想吐血,但從輩分上來說,他隻能認這個啞巴虧。

“區區星空境也敢挑釁鉑萊恩大人,真是找死!”

“這算是上門送至寶麼?”

“至寶居然不交給最強的弟子,神尊怎麼想的。”

外圍的眾人都在關注這一戰,並冇有參與。

有小頭目級的人呼喝道:“其他人留意周圍,小心偷襲。”

這些人微微凝目,一邊觀戰一邊感知周圍,僅僅就兩個人敢來偷襲他們,他們自己也覺得離譜,這是該是有多自信?

但下一刻,蘇平拔劍了。

由混沌規則凝聚的劍鋒在掌心凝聚,濃烈的混沌之氣,讓周遭的虛空都顫動,如風吹水麵,掀起波瀾褶皺。

一股超乎想象的絕強氣息,從蘇平身上展露,那是積壓在他體內的浩瀚仙力。

“弑穹!”

蘇平眼如燦星,像黑夜中的鋒刃,恐怖的劍勢在手中凝聚,這一劍在上古,曾斬斷天穹,而今再度煥發豪光,令人色變!

“不好!”

“快躲!”

在金色青年鉑萊恩背後數十米外站著的人,都被迎麵而來的恐怖劍勢所懾,驚恐逃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