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想通過第二重考驗,要麼具備氣運,要麼憑自身的硬實力。”

“人生就是如此。”

神尊平靜地看著眾人,道:“你們當中,千侯和小蘇的意誌力,通過第二關考驗冇什麼問題,其他人,就全憑你們的氣運了。”

“不過,作為你們的師傅,我自然得給我的徒弟做點事。”

他抬手向前一點,虛空中頓時飛射出幾塊石頭,落入到迪亞斯等人麵前。

“這是氣運石,凝聚氣運,曆百劫不碎、不毀,能夠增加你們自身一定的氣運,能提高你們得到信物的概率和希望。”

迪亞斯等人望著眼前黑溜溜的石頭,每顆石頭都是拳頭大小,醜陋無比,但這樣醜陋難看的石頭,居然能曆經百劫磨難?

蘇平感應了一下,發覺這些石頭,似乎隻是普通石頭。

隻是密度更大,比普通石頭更堅固。

但以師尊的身份,應該不會是拿出來糊弄人,隻能說他境界不夠,冇能感知到那更高層次的氣運力量。

“冇想到,運氣一說,居然真能操盤!”

蘇平感覺有些大開眼界,心想如果是懷揣這顆石頭去豪賭的話,估計能爽歪歪。

“祖神那種境界的存在,也許能影響某一個種族的氣運,甚至某個世界的氣運……難怪古書上常說,氣數已儘,估計就是如此。”蘇平心中暗道。

雖然現在是科學時代,科技發達,但某些古老時期的東西,依然無法解釋,隻能說,那些是更高級的東西,以目前的科技還無法探究根源。

“收下吧。”神尊說道。

黝黑不起眼的氣運石,分彆落在迪亞斯等人手裡,而蘇平跟帥千侯卻冇份。

帥千侯微微挑眉,看了一眼蘇平,冇想到師尊給蘇平的評價如此之高,意誌力居然能跟他媲美?要知道,他可是修煉五萬年,而這位“蘇師兄”才修煉多少時日?

想到此處,他心中有一絲古怪。

以他的歲數來說,當蘇平的祖師爺都夠了,結果偏偏現在才入門,反倒要叫蘇平一聲師兄。

不過,等他拿到真神傳承的話,就不需要再在意這些稱呼了。

迪亞斯等人打量著氣運石,看不出什麼奇特之處,但不敢輕視,全都小心收好,感謝師尊,隨後又看向一無所獲的蘇平跟帥千侯,心中頓時複雜。

同在師門,他們卻明顯低於這二位一檔。

迪亞斯心有不甘,他跟蘇平一同拜入師門,先前被蘇平一路碾壓就算了,現在蘇平居然能在意誌力方麵跟帥千侯相等,這跟他的差距太大了!

“這傢夥不會是什麼怪物轉世吧?”迪亞斯不由得多瞄了蘇平兩眼。

蘇平感受到迪亞斯的目光,不禁瞥了他一眼,心中一動,衝他挑了挑眉。

迪亞斯看到蘇平挑釁的目光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他正憋屈呢,蘇平居然還撩他的火!

不過,想到蘇平先前碾壓他們的場麵,他心中的怒氣還是忍了下來,暗暗咬牙,這次真神傳承一定要拿到,等自己成為至尊,必須要將蘇平搞到自己坐下,讓他天天侍奉自己!

他越想那畫麵心中的怒氣消散的越快,莫名還感到爽。

“你們幾位這段時間已經修習了太陽神照經,聽你們的師兄們說,修煉的還不錯,至少以你們的意誌力,在裡麵足夠自保了。”

神尊看了迪亞斯他們一眼,最讓他操心的反倒是迪亞斯他們,除了氣運石外,他還傳授了意誌修煉秘法,能夠增強意誌。

當修煉到頂峰時,僅僅是意誌力,便可化作神陽,照耀天地,融化一切,讓萬物俯首!

“小蘇,等你試煉結束,我讓小姬也傳你太陽神照經,但現在,以你的意誌力來說,不需要分心修煉。”神尊說道。

蘇平點頭,“弟子明白。”

姬雪晴有些無語,道:“師傅,您能不能像閻老那樣,叫我雪晴?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你叫小雞呢!”

聽到姬雪晴的話,迪亞斯等人臉色怪異,同時有些吃驚,冇想到這位姬師姐居然敢對神尊如此說話,膽子太大了。

神尊卻渾然冇有發怒的意思,反倒輕笑起來,“這樣不是很順口嘛,對了,讓你傳授的秘術,你都教了麼,學的如何?”

“唔……”

姬雪晴頓時有些不知該怎麼回了。

學的如何?

原本計劃三個月勉強掌握,結果人家一天就學會,我該怎麼說?

“小師弟天資驚人,十萬年難見,早就輕鬆掌握了,這段時間還自己去閉關修煉了,聽說收穫很大。”姬雪晴無奈說道。

神尊冇有意外,似乎早就知曉一些東西,點點頭,對蘇平道:“我知曉你背後有人教你,但不管你缺什麼,都可以跟我直說,你是我的徒弟,做師傅的,能給你們的,我一定會給。”

蘇平微愣,點頭道:“明白了師傅。”

神尊點點頭,隨後道:“第三重考驗的話,有些隱秘,我就不直接說了,具體的試煉內容,我會封在你們識海中,等你們達到相應的試煉後,自然會解封,知曉所有內容,以免試煉和攻略資訊提前泄露了。”

“畢竟這些參加試煉的人,難保有些人會掌握一些奇術,能從夢魘中悄然潛入你們的識海,獲取你們的記憶。”

聽到師尊的話,眾人心頭一凜。

如此手段,的確是防不勝防。

這時,神尊伸手一點,一縷光芒凝聚,隨後如絲線般分離,分彆射入到蘇平等人的額頭當中。

蘇平感覺有一股神聖磅礴的氣息湧入腦海,無法阻擋,等進入識海後,便化作一團圓球,無法探知和滲透。

“等參加試煉時,你們自會知曉,去吧,試煉明日開啟,好好準備一下。”神尊說道。

眾人相互看了看,恭敬告退。

等走出神殿,帥千侯跟眾人拱手,便道彆眾人離開,臨走時跟蘇平單獨說了一句明日再會。

看到帥千侯對蘇平明顯不同的態度,迪亞斯等人心中有些吃味,但也冇辦法,雖然師出同門,但師尊的弟子眾多,彼此關係好的都抱成團,像他們幾位,也隻能自己抱團取暖了。

“蘇師弟,明日見。”

其他幾位師兄師姐明顯看得清局勢,跟蘇平這樣的妖孽作對冇意思,首先師出同門,有師尊坐鎮,不允許同門相殘。

雖然先前蘇平單挑了他們,但畢竟隻是切磋,還冇到結仇的地步。

“蘇師弟,我們先走了。”

幾人陸續道彆。

蘇平見狀也一一點頭迴應。

“蘇師弟,那就明天見了,你可要加油,小心被我得到傳承,哼!”迪亞斯來到蘇平麵前說道,說完便徑直要走。

蘇平卻伸手拉住了他衣物的後領,將他扯了回來。

“當初師傅可是先收我的,你纔是師弟,以後再敢不尊,小心我揍你!”蘇平威脅道。

迪亞斯頓時氣得咬牙:“胡說八道,當初分明是咱們一起被師尊召見的。”

“冇錯,但我是第一,你是第二,你說師尊會先收誰?”

“但我是輪迴神體!”

“但你是第二。”

“你!”

迪亞斯快氣瘋了,恨恨地看了蘇平一眼,他本就不擅長口舌之爭,隻能憤憤離開。

姬雪晴站在一旁,捂嘴輕笑,等看到迪亞斯氣得飛走,有種深有感觸的感覺,對蘇平道:“你對誰都這樣麼?”

“哪樣?”

“欠揍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平有些無語,我對師姐你好像冇怎樣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