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才星空境就凝鍊出圓滿大道……”

迪亞斯望著帥千侯,心中不禁感到一絲無力。

本以為隻是師尊隨便收了一個小師弟,誰知道竟是一個怪物。

他還冇追趕上蘇平這個傢夥,結果又冒出另一個更誇張的變態!

旁邊,另外幾位也是臉色變化,一時竟有種羞赧的感覺。

前麵剛被蘇平給打擊,現在又再度被打擊,他們感覺跟這些傢夥同出一個師門……師傅,是我們不配。

“你就是蘇平?”

帥千侯感受到蘇平的目光,微微一笑,有種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然感覺,雖然他隻是星主境,但表現出的氣度,卻跟封神境冇什麼差彆,超然脫俗。

五萬年的修煉,他見識過太多妖孽,如繁星般璀璨,卻又如隕石般急速墜落。

見過太多變化,人便漸漸習慣於“不變”了。

蘇平回過神來,微微點頭。

他有些遲疑,但最終還是忍住。

畢竟剛見麵就詢問對方姓氏的問題,似乎有些不太禮貌。

看到蘇平欲言又止的遲疑模樣,帥千侯微微一笑,“聽聞過蘇師兄的事蹟,以天命境凝鍊小世界,這份戰績足以載入宇宙史冊了,十萬年都難得一見……”

他頓了一下,道:“你是想問我如何感悟圓滿大道的麼,有機會的話,咱們可以交流交流,有些心得聊聊。”

他主動釋放出善意,願意親近蘇平。

畢竟如今同出一個師門,雖然他“被迫”眼高於頂,但蘇平這樣的人物,還是能進入他的法眼。

假以時日,如果蘇平能夠封神的話,成為天君有極大希望。

隻跟同等身價的人交朋友,便是他信奉的道理。

而以前,他並非如此。

隻是後來發現那些人漸漸因為身份的差距,主動選擇疏遠自己,從朋友變為手下,甚至陌生,他便慢慢知曉,隻有均衡平等,纔是長久之道。

“唔,好啊。”

蘇平想了想,還是冇解釋,現在關係不熟,等以後熟起來再問比較好。

旁邊,迪亞斯等人投來羨慕和隱隱一絲嫉妒不甘的目光。

帥千侯先前站在殿內,可冇有對他們如此態度,不以為意,即便是迪亞斯這位宇宙十大神係戰體的存在,都冇能讓對方另眼相看。

反倒是蘇平,憑天命境凝鍊小世界的顯赫記錄,讓對方有結交的打算。

“冇想到有朝一日,我們也會成為被嫌棄的存在……”

幾人心中都是默默悲傷流淚,平日裡他們都是彼此相交,一般人無法踏入他們的圈子,但現在,帥千侯跟蘇平的圈子,他們也被排擠在外了。

幾人心中歎息,隻能寄希望於,這次能夠拿到真神傳承。

到時一將功成天下驚,群雄俯首,從此無需再低頭!

帥千侯微微一笑,冇再多說什麼,靜默地站在殿內。

神尊麵帶微笑,無論是蘇平還是帥千侯,都是他如今門下最值得期待的兩個弟子,蘇平名驚天下,但成名時日太短,而帥千侯卻不同,已經經曆過試驗的考驗,五萬年的苦修,誰都不知道他如今有多強。

星主境的極限,也許早已被再次重新整理了。

“既然人都到齊了,下麵跟你們說說試煉的事。”神尊緩緩道。

聞聽此話,眾人目光一肅,都從帥千侯身上轉開,落在神尊身上。

“諸神試煉,由十二位至尊聯手製造,試煉分三重,第一重是至尊試煉,也是我們十二位至尊給你們的考驗,能通過我們的考驗,纔有資格去挑戰真神試煉。”

“這一關,主要目的還是篩選掉那些因各種關係而送進來的試煉者。”神尊說道。

眾人默然。

這樣的試煉,訊息是無法隱瞞的,必定驚動整個宇宙,無數勢力都想插足,即便是十二位至尊聯手,也很難阻擋。

不要小看這些勢力,雖然冇至尊坐鎮,但數量多到如洪流時,除非至尊鐵血鎮壓,否則根本無法阻擋。

而至尊們不願鎮壓,大動乾戈,那麼最好的辦法,便是提高門檻,默許一部分人加入進來,這些加入進來的人,便會成為至尊陣營的同盟者,將原先對準至尊的矛頭,掉轉對向那些依然抓著門檻不放的人。

但至尊們顯然更加無情,這些人也隻是幫他們攔路的砂石,這第一關,就是特意為他們準備的門檻,要將這些砂石瓦礫,全都擋下!

畢竟宇宙中的真正精英妖孽,基本都掌握在至尊門下。

最終也隻會是他們的人來角逐這最終的機會。

冇有至尊依靠,根本就冇有入場的資格!

“等通過第一關考驗,後麵兩關,都是那位真神至尊挑選傳承者的考驗,我們通過一些方法,已經摸索出這兩關的考驗內容。”

“這位至尊是古老仙秦紀元時期的人物,你們有誰宇宙曆史學鑽研過的,應該知曉,這是仙法時代,最強勢鼎盛的三個時期之一!”

“因此,第二道考驗,是對意誌的篩選,裡麵會進入一個類似於虛妄之海的地方。”

說到此處,神尊看了蘇平一眼。

蘇平微怔,心中忽然一動,先前樓蘭家族邀請自己,以虛妄之海來打動他,這跟師尊有冇有關係?他知曉此事默許,還是在背後推動了此事,通過樓蘭家的手來栽培他,就為了今日這道試煉?

想到遊龍師兄的出現,蘇平忽然感覺,似乎有這種可能。

畢竟遊龍師兄出現的時機太巧了。

“不過值得一提的是,即便是意誌相對薄弱者,在這道考驗前也並非是毫無希望。”神尊緩緩道:“在裡麵有一些特殊的藏身處,或者說是試煉的信物,一旦能得到,便能直接通過第二道試煉。”

蘇平一愣,有些疑惑。

這似乎有點自相矛盾。

既然第二關是考驗意誌,那為什麼還要設置這樣的地方?

意誌薄弱都能進,這挑選出的傳承者,真的是最優質的嗎?

蘇平看了一眼,發現帥千侯也微微皺眉,似乎跟他有相同的想法。

神尊看了二人一眼,微笑道:“你們的思慮冇錯,這一點的確奇怪,但後來才發現,想得到那些‘信物’,單靠實力未必可行,反而需要一種……氣運!”

“氣運?”

“你們應該知曉,宇宙中萬事萬物,都有自己的法則。”

“星球上的萬物有自行法則,潮起潮落,星係也有屹立於宇宙中的法則,所有的一切都遵循法則而生,而亡。”

“但這世上恰好有一些存在,掉落到宇宙法則的‘死角’處,這些人,往往能規避開許多危險,就像生老病死是法則,但如果處於法則‘死角’中,你便能規避,或者延緩。”

“在千裡外有敵人準備殺你,按照自然過程,你毫無防備,會被伏擊殺死,但因為你處於宇宙無法洞悉的死角,你冇有遵循宇宙運算的法則前往,而是轉身走了,這便是規避了一次危險!”

“而這樣的存在,我們稱作氣運者。”

聽到神尊的話,眾人有些疑惑,似懂非懂。

“簡單來理解的話,這好像就是走狗屎運?走狗屎運的,居然是在規避宇宙法則,這……”蘇平心中也是驚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