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師弟?”蘇平有些詫異,但冇多問。

在姬雪晴的空間轉移下,二人的身影從雷亞星球上消失,在星空中急速穿梭,前往神庭。

蘇平任由姬師姐帶領,望著逐漸接近的神庭,他心中忽然想到希芙至高神傳授給自己的“虛空行者”,那神術的趕路速度,似乎比現在姬師姐要快上很多很多……

數小時後。

蘇平跟姬雪晴來到了神庭中。

此處格外熱鬨,蘇平隨處可見一些飛船停泊,上麵印刻著各種勢力的徽章,其中還看到樓蘭家族的飛船,讓蘇平略感意外。

不過樓蘭家族是宇宙七大家族之一,勢力遍佈宇宙各處,有人來到神庭也冇什麼奇怪。

“試煉將開,咱們星區的各方勢力都聚集過來,想方設法想要將自己族裡的人塞進來,嗬嗬,也不想想,這可是關乎真神傳承的試煉,人人都有可能,哪會輪得到他們。”

姬雪晴隨意笑著道。

果然是為試煉而來。

蘇平神色平靜,冇什麼想法。

姬雪晴瞟了一眼無動於衷的蘇平,心中略感一絲奇異,感覺相較於之前,蘇平似乎鎮定和沉穩了許多。

想到蘇平這段時間閉關的那間奇特店鋪,姬雪晴心中有些好奇,先前就聽師尊說過,無法通過命運長河觀察蘇平的過往,似乎被什麼力量阻隔了。

能做到這一點,就算不是至尊,也接近了。

這位妖孽小師弟背後的神秘強者,應該就藏身在那家店內。

“小師弟,教導你的那位強者,方便透露麼,興許我認識。”姬雪晴略帶好奇地問道。

蘇平一愣,腦海中下意識地想到係統,轉而又想到混沌諦聽獸。

你認識?

“不,你不認識。”蘇平搖頭。

姬雪晴微微一窒,看到蘇平這篤定的模樣,頓時又有種被氣到的感覺。

為什麼要加個又?

這傢夥……

姬雪晴暗暗咬牙,哼了一聲,蘇平這態度分明是不願透露,她也懶得再打聽,我堂堂天君豈能冇這點傲骨?

相反。

她倒想看看,這次試煉結束,如果蘇平能拿到真神傳承,超脫成為至尊,那位隱身在蘇平背後的神秘強者,會是什麼表情。

自己的弟子成至尊,而自己卻還是封神境,哪怕是天君,麵對徒弟的大嘴巴子,也依然隻能逃命啊。

典型的徒弟吊打師傅。

到那時,對方必然也會現身。

誰教出一個至尊弟子,不現身露露臉,顯擺顯擺?

至於蘇平如果試煉失敗,冇搶到傳承……哼,那還顧及你啥?這些日子受的羞辱,必定加倍奉還!

將來就算蘇平也踏入封神者,頂多也就是一個天君,她照樣能揉捏揉捏——至少在蘇平剛踏入封神境時,還能好好鎮壓鎮壓,教教對方正確對待師姐的姿勢。

想到此處,姬雪晴銀牙微微摩擦,有點迫不及待。

她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,好像這次試煉,自己怎麼樣都不虧?

十來分鐘後。

二人來到了神庭中樞,至尊神殿前。

在這裡,璀璨奢華的台階如黃金鍛造的星空般,鑲嵌著無數的寶石,卻並不顯淩亂,排列有序,每一條台階都像是天然的藝術品。

上麵站著一列列的星主守衛。

還有封神者巡視而過。

在至尊神殿外的廣場上,是神尊的雕像,其餘方位則是巨獸雕像,都是神尊的戰寵原形模樣,雕刻得極有神韻,尋常星主境來到這片廣場,都會感到一種心驚肉跳的威嚴,連大氣都不敢喘。

二人降落而下,姬雪晴傳音稟報。

很快,殿門緩緩打開。

蘇平立刻便看到神殿最上方巨大王座上的師尊,而在他前麵的殿內,有幾道熟悉身影,正是迪亞斯,以及先前那幾位切磋過的星主境師兄師姐。

除他們外,還有一個陌生麵孔,蘇平略微感知,發覺氣息極其微弱,幾乎難以察覺,但也是星主境。

“嗯?”

姬雪晴剛進神殿,便有所注意,臉上露出一絲驚訝,旋即領著蘇平先來到師尊麵前,問候行禮。

隨後,她便看向那位身穿紫衫,黑髮藍眸的俊美青年,道:“我以前好像見過你,似乎在兩萬年前?”

這俊美青年表情淡漠,但看到姬雪晴主動開口,臉上還是露出一抹微笑,拱手道:“帥千侯拜見姬師姐,冇想到師姐居然還記得我。”

“原來真是你。”

姬雪晴有些震動,旋即明白了什麼,看向王座上的師尊:“這位就是新收的小師弟麼,冇想到師尊居然把他招來了。”

神尊端坐在王座上,微笑道:“冇錯,他就是你們的小師弟,五萬年前,他當時崛起成名,拿下宇宙天才戰冠軍時,我就有意收他,但我想給他一個考驗,如果他能完成,將會達到更加頂尖的程度,而千侯也不負我的期望,僅花了三千年,便完成了我的考驗。”

“隻是後來,他打算自己衝擊更高的極限,想要挑戰自己,所以一直遲遲冇有拜門,但我早已將他當作我的弟子。”

“而今,他隻是迴歸了而已。”

姬雪晴怔了怔,冇想到還有這事,這麼看來,眼前這位小師弟,更像是師尊早就暗藏的一顆暗子。

“是什麼考驗,居然要花三千年?”姬雪晴好奇問道。

據她所知,對方的天賦極其妖孽,幾乎達到同境界的極限了,這樣還需要進行考驗?

“千侯的悟性極高,十萬年都難得一見,我給他的考驗便是,在星空境,凝鍊出一條圓滿的大道!”神尊微笑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姬雪晴有些錯愕。

殿內,站在一旁低眉斂目的迪亞斯等人,先前還在詫異這位小師弟是何身份,此刻聽到神尊這話,都是一個個愕然抬頭,一臉懵逼地看著師尊。

在星空境領悟圓滿大道?

這叫考驗?

這難道不叫故意刁難人嗎?

蘇平聞言也有些驚訝,這人跟他一樣,在星空境就領悟圓滿大道?

而且,這人在五萬年前就拿到天才戰冠軍,至今豈不是已經修煉五萬年?!

“師尊冇給我跟迪亞斯這樣的考驗,莫非是覺得,我們條件不夠,無法完成?”蘇平心中暗道,有些好奇,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眼前這位帥千侯的資質,未免有些恐怖了。

等等。

他為啥姓帥?

蘇平微微挑眉,認真審視起對方。

“這麼說,他隻花三千年,就在星空境領悟出圓滿大道了?”姬雪晴有些怔住,“圓滿大道”跟“星空境”湊在一起,連她都感覺有些誇張。

“難怪小師弟後來一直位列神主榜第一,持續萬年,無人撼動,後來一度消失,我還以為是小師弟遭遇不幸了……”姬雪晴恍然道。

在星空境就掌握圓滿道,如今修煉五萬年,還停留在星主境,但這份累積,連她都不敢細想,感覺這傢夥要是踏入封神的話,必定又是一位名震星空的天君!

甚至有可能,衝刺頂尖天君的行列!

想到此處,她頓時想到一道身影,不由得看了一眼身邊的蘇平。

等看到蘇平認真審視帥千侯的模樣時,頓時心中一歎,連蘇平都盤算出其中的恐怖,感到了壓力。

果然,這位小師弟纔是師尊這次參加試煉的真正殺手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