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是,最終等來的,卻是一場無情審判。

想到那臨彆一幕,雪發小男孩的眼眸中掠過幾分痛苦和殺意。

就在這時,森林中忽然傳來一聲怒嘯龍吟!

雪發小男孩低頭望去,便看到三道人類身影,正在獵捕一頭瀚空雷龍獸,數根尖矛係在鐵鎖上,附帶著電流和火焰,刺在這頭龍獸的翅膀、頸脖、胸膛等各處。

在鎖鏈儘頭,是一台儀器,正在不停攪動拉扯。

而三道人類身影,正釋放秘術,在這頭龍身上不停造成傷害,大量龍血噴濺,龍獸的掙紮也越來越無力絕望。

看到此景,雪發小男孩眼中驀然寒光綻放。

轟!

幾乎瞬間,雪發小男孩出現在那頭龍獸身邊。

嘭嘭數聲,纏繞在這頭瀚空雷龍獸身上的鎖鏈,陡然根根崩斷!

這突如其來的意外,讓圍獵的三人大吃一驚,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,便看到場中多出的這位雪發銀絲的小男孩。

小男孩看上去十分病弱的模樣,似乎隨時會咳嗽出聲。

但此刻,小男孩卻臉色極其冰冷,渾身散發著令天地凝固的殺氣。

此外,還有一種恐怖的威壓君臨而下。

這是,龍威!

旁邊的瀚空雷龍獸瞳孔收縮,發出驚恐嗚咽,連渾身的傷痛都顧不得,瑟瑟發抖地跪伏下來,它有種直麵山頂老龍王的感覺。

圍獵的三人喉嚨滾動,一臉驚恐,都看出這小男孩的詭異和恐怖。

這裡可是瀚空雷龍獸群居的大洲,妖獸遍地,一個真正的小男孩,怎麼可能會來到此地?!

“滾!”

小男孩眼中殺氣翻騰,但最終,還是從牙縫中崩出一個字,放過了這三人。

他答應過一個人,不會輕易傷害人族。

聽到小男孩的話,圍獵的三人如釋重負,發覺渾身都已被冷汗濕透,心中驚恐,這大洲上什麼時候冒出這樣詭異恐怖的怪物?

眼前的小男孩,莫非就是那位傳說中的瀚空雷龍獸王?!

他們慌慌張張,連滾帶爬地離開,連地上的獵獸儀器都顧不得收走。

等三人離開後,雪發小男孩轉身,看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的瀚空雷龍獸,眼中莫名地,露出一種怒氣。

吼!

他張嘴,卻發出憤怒的龍吟。

這是瀚空雷龍獸一族的語言。

聽到他的咆哮,地上的瀚空雷龍獸呆住了,猛然抬頭,震驚地看著小男孩,冇想到他居然是跟自己同一種族。

望著對方的模樣,雪發小男孩眼眸很憤怒,同樣還有一種很深的失望。

他轉身,騰空而起,繼續朝那座山飛去。

地上,受傷的瀚空雷龍獸顫抖,又驚又懼,但看到小男孩離開,連忙拍打著龍翼騰空而起,追隨在對方身後。

小男孩冇理會它,從森林上路一路飛掠。

他的臉色冰寒,眼神卻閃爍不停。

直到,他來到了這座巍峨的高山前,從雲霧中穿梭,隨著雲霧散開,便看到山頂上空,有眾多瀚空雷龍獸在此地盤繞飛翔,似乎在巡邏和守衛!

察覺到小男孩靠近,這些瀚空雷龍獸立刻朝他飛去,發出咆哮。

小男孩聽到它們的怒吼喝斥,恍惚間,像是看到當初的一幕在眼前浮現。

那時候,它還年幼,力量微弱,隻能眼睜睜看著那些強壯的瀚空雷龍獸,將它和母親驅趕、追殺。

那個時候,它們也是這樣喝斥和怒吼!

“啊啊啊……吼!!!”

小男孩口中發出人聲怒吼,但到最後,卻化作一道驚天動地的龍吟,震動整個山脈,乃至傳遍整個森林!

轟隆一聲,在上空不知何時凝聚來烏雲,有白熾的雷霆閃掠而過。

那個小男孩的身體,已經急速撐起,化作一頭巨大的龍獸!

龍翼舒展而開,似乎要將整個大地吞冇!

晶瑩、雪白的鱗片,像一枚枚貝殼,覆蓋在它身體表麵,跟瀚空雷龍獸一族的紫色龍鱗截然不同。

但其身形模樣,卻跟瀚空雷龍獸一模一樣,隻是頭頂,多出兩根尖銳昂然的龍角!

龍吟長嘯,貫穿千萬裡!

那些飛掠過來的瀚空雷龍獸,全都驚呆了,急忙刹住身形,停在遠處,不敢靠近,全都驚懼地看著這頭雪白鱗片的龍獸!

一段回憶浮現在所有瀚空雷龍獸腦海中,是那個孩子回來了!

曾經那個瀚空雷龍獸一族的恥辱,那個孽龍!

跟它幼年是一樣,還是那種雪白色的龍鱗,異常刺眼,但曾經給它們的感覺,是恥辱,而現在,給它們的感覺,卻是震撼!

難以置信,無法相信!

這頭它們高貴血統跟低劣蟒**配出的孩子,居然能達到如此境界!

每個瀚空雷龍獸都從這個孩子身上,感受到恐怖的威壓,甚至比老龍王給它們的壓迫感還強數倍!

“它回來了,回來複仇了!”有瀚空雷龍獸驚懼顫抖,發出低吼。

雪翼長空,釋放出原形的雪發小男孩,此刻的身形比眼前最強壯的瀚空雷龍獸還要碩大!

它以王者之資,展開翅翼,氣吞天地,俯視著眼前的眾龍,眼神中是憤怒、是殺意,還有恨意!

在山峰上,越來越多的瀚空雷龍獸被驚動,騰空而起,等看到這道偉岸的雪白龍影,全都驚呆,不敢相信那個龍族恥辱,居然會有如此璀璨的麵目。

在眾龍的頭頂,烏雲聚集,雷電轟鳴,天地間隻剩下雷霆滾動的聲音。

眾龍大氣都不敢喘,滿臉驚懼。

就在這時,一道長嘯猛然衝出,一股驚人氣勢逆流而上,赫然是一頭體格巨大的瀚空雷龍獸,有數百米之大,很快便騰飛到跟雪白龍影相同的高度,一雙飽經歲月滄桑的龍眸,凝視著眼前的雪白巨龍。

看到這頭龍獸,雪白巨龍像是被刺激到,猛然發出咆哮!

其身影上散發出恐怖的氣息,周遭的空間都在顫動,撕裂,僅僅是氣息的流露,便讓虛空生出雷霆,充滿破壞的氣息。

如此恐怖的末日景象,讓周圍眾龍全都驚顫,那頭體積巨大的雷龍王,眼中也露出震驚之色,有種懼意。

聽到對方的咆哮,它冇再呼應,也不敢迴應!

龍族以強者為尊,崇尚力量,而對方的力量,明顯要強於它。

要麼死,要麼俯首!

就在雪白巨龍要出手的刹那,忽然一道龍吟再度響起,從下方衝出一道體格健碩的瀚空雷龍獸,擋在了它們之間。

看到這頭瀚空雷龍獸,雪白巨龍停住了,眼眸中的憤怒和殺意全都褪去,眼眸微微瞪大,記憶中的一幕幕浮現,它每天都在期盼的那道帶來安全感的身影,就在眼前。

那種血脈相連的氣息,讓它不由得熱淚滾燙。

“吼!”

這頭瀚空雷龍獸也發出呼喚,同樣熱淚盈眶,幾乎不敢相認,眼前這頭頂天立地的巨龍,居然是它的孩子!

兩頭龍獸發出大吼,相互撲在一起,不停旋轉,周遭雷霆翻湧。

群龍望著它們父子團聚,龍目中帶著複雜情緒。

很快,它們相慶片刻,雪白巨龍想到了母親,連忙詢問,而它父親也立刻回答,告訴它母親無事,正在下麵修養。

雪白巨龍低頭望去,便看到主峰上的一處長池邊,盤繞著一條雪白巨蟒,此刻上身立起,一雙蛇目中淚如雨下,滿是溫柔。

雪白巨龍身體巨震,迅速俯衝而下,猶如核彈墜落,在臨近的刹那,迅速止住身體,將地麵煙塵震開,它望著體積比自己小很多的母親,眼眸卻十分激動,身體快速縮小,隨後,化作一頭雪白小龍,撲到對方懷裡。

雪白巨蟒也盤繞身體,將其緊緊擁纏住。

山上天上,皆是一片寂靜,眾龍都在望著這一幕,不敢出聲,以這雪白巨龍展現出的氣勢,就算是老龍王,都已然不敵。

“吼!!”

唯有那頭體格魁梧的瀚空雷龍獸,激動地仰天長嘯,這一幕它等待太久了,終於親眼看到。

旁邊,那頭巨大老龍,卻是眼神複雜,當初星球推動,它們看到了那個救走這小孽龍的人類,在另外一顆星球上的戰鬥。

在那場戰鬥中,它的這個孫子,已經展露出極強的戰力,當時它就明白,也許它錯了。

如今再見到,對方散發出的氣息更加恐怖,讓它都發自心底的感到恐懼,冇有戰勝的把握。

許久後,雪白小龍跟母親團聚結束,又在一起親昵地說了些秘密悄悄話,等它再次騰飛起來時,身影急速變大,再度恢複原形模樣。

無形的威壓,君臨整座龍山!

這一刻,萬龍哀鳴,不由自主地低下頭顱!

望著群龍俯首,那老龍王眼神複雜,最終也慢慢低下頭,雖然有些不甘,但它知道,自己已經年邁,真要廝殺,已經不是對方的對手。

就在它低頭之際,一道充滿殺意的龍吟響起,卻見雪白巨龍朝它急速飛掠而來,如蒼鷹撲擊,利爪猛地抓住了它的龍翼,如鐵鉤般,深深刺穿!

老龍王發出吃痛怒吼,想要反擊,卻被雪白巨龍完全壓製。

噗嗤一聲,烏雲下雷霆閃過,將天地照得雪亮,也映照出恐怖殘酷一幕,老龍王的雙翼被撕裂而開,慘叫和雷霆齊鳴,傳遍四方。

撕下老龍王的雙翼後,雪白巨龍冇再出手,而是冰冷地看著背後鮮血淋漓的老龍王,隨後,它轉過身,肆無忌憚地將後背交給老龍王,似乎渾然不懼對方的偷襲。

隻見它將龍山上的雪白巨蟒用力量牽引到半空中,交給自己的父親,隨後,它望著腳下這座巍峨巨大的龍山,這座瀚空雷龍獸棲息數千年的龍山。

它猛地發出一聲長嘯,狠狠一爪揮去。

虛空撕裂,一股颶風般毀滅的力量橫掃而出,撞在龍山上。

嘭地一聲,龍山震盪,連帶著附近的山脈和森林,也都在震動顫抖!

這裡的動靜,驚動了整個大洲上狩獵的捕獵者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驚變。

等灰塵散去,龍山上赫然出現一道極深的龍爪,將整座龍山幾乎摧毀!

所有的瀚空雷龍獸,全都呆滯,不敢相信眼前一幕,更被雪白巨龍剛釋放出的恐怖力量所震撼。

旁邊還在痛嘶的老龍王,此刻也閉上了嘴,眼中露出恐懼。

如果雪白巨龍想要殺它,剛剛撕碎的就不隻是龍翼了!

……

三更完畢~求下月票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