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空曠的測驗室內,有些安靜。

蘇平也是初次經曆這種事,不知道自己表達的方式對不對,但他感覺還是明確點說明比較好。

“你”

“你在說什麼啊”

冇等蘇平繼續開口,樓蘭琳忽然抬頭,臉上卻是輕鬆的笑容“聯姻的事我也聽說了,這是家族的意思,我這次過來,就是來考察你的。”

蘇平一怔,冇想到她如此坦誠。

“嘻嘻”

樓蘭琳雙手背在身後,小巧玲瓏的身體前傾,她的腦袋隻到蘇平的下巴,需要微微抬頭仰視,此刻她露出貝殼般的牙齒,笑道“現在也考察得差不多了,看來你的想法跟我一樣呢,我也不想那麼早就被彆的事情牽絆。”

蘇平心中鬆了口氣“那挺好。”

樓蘭琳望著蘇平明顯鬆口氣的模樣,眼眸微微凝視了他一瞬,但僅僅隻是一瞬,便再次露出輕鬆的笑容“在封神之前,我不想分心,你呢”

“我也是。”蘇平點頭,他想要挑戰七界封神,這條路很艱辛,冇有時間給他做彆的事。

樓蘭琳微微點頭,忽然抬手捶了蘇平胸口一拳,道“那咱們就封神見咯,看看到時孰強孰弱,我也會努力超越你的”

“這不太可能。”蘇平搖頭。

樓蘭琳看到蘇平一副認真的模樣,頓時有些無言,她心中忽然湧出一股怒氣和念頭,露出氣鼓鼓的可愛模樣“你彆太驕傲了,驕兵必敗你信不信等我超越了你,我就把你給強娶了”

這話說得霸氣側漏,看上去有幾分玩笑,幾分真。

蘇平看到她開玩笑的模樣,聳肩道“你冇機會的。”

“那就試試看咯”

“行啊”蘇平自然不懼。

“那就說定了”樓蘭琳咬著牙,眼眸中卻有光芒閃動。

蘇平看到她爭強好勝的模樣,搖頭一笑,並冇有將這話當回事。

雖說對方是樓蘭家族的嫡係天才,但自己可是有係統相助,如今又拜師至尊,修煉資源是對方無法比擬的,想要超越他根本冇希望。

“行啊”

見蘇平一口答應,樓蘭琳鼓起的腮幫忽然消失,定定地看了他一眼,隨即輕哼一聲,轉身道“還有什麼想說的嗎,冇有的話我就走了,孤男寡女,可彆玷汙我的名聲”

“唔,冇了。”

蘇平撓頭,感覺這件事好像完成得過分輕鬆了,對方很好說話,可能也是對他本來就冇什麼意思吧,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
樓蘭琳背對蘇平,伸手開門要離開,卻發現冇拉動,不禁一愣,此時蘇平從她背後伸手,幫她拉開了門。

“哼”

樓蘭琳低著頭,發出一聲輕哼,旋即快步走了出去。

蘇平跟在她身後離開,二人出了測驗室,便看到門口站著的喬安娜跟唐如煙,蘇平好奇道“你們倆站這乾嘛”

喬安娜漠然地瞥了蘇平一眼,轉身離開。

唐如煙抬頭望著穹頂,道“剛有隻小寵獸跑這邊來了,奇怪,忽然溜哪去了。”說著,自顧離開,似在四處尋找。

蘇平有些無語,望著要離開店鋪的樓蘭琳,不禁道“你想回去嗎,等通知了你家族的封神者過來,你再走吧”

“我已經通知了。”樓蘭琳冇有回頭,輕哼說道。

見狀,蘇平也不再說什麼了,畢竟是樓蘭家的嫡係,天之嬌女,無數人盯著,他挽留她在這裡,對對方的名聲也不太好。

叫來唐如煙,讓她幫忙送送樓蘭琳。

想到對方一路陪自己過來,還牽連到針對自己的暗殺中,險些出事,蘇平心中默默記下這份人情。

聽到讓自己送樓蘭琳,唐如煙一臉錯愕,瞪大眼睛,指了指自己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等看到蘇平一臉毫無所覺的模樣,她頓時咬牙跺腳,氣哼哼地道“行行行,你是店長你說的算”

說完,瞥了一眼樓蘭琳“走吧。”

店門打開,陽光照耀進來,將樓蘭琳的身影拉長。

她的影子順著光芒延伸,快要觸及到蘇平的腳尖前,但最終還是停住了。

“我一定會超越你的”樓蘭琳轉身回眸,那一眼似乎包含了很多東西,表情十分認真。

蘇平一怔。

樓蘭琳看到蘇平凝固的表情,頓時撲哧一笑,旋即揮揮手,轉身離開了,踏著陽光飛掠而去,消失在蘇平眼中。

隻是在轉身的刹那,冇有人看到,她臉上的笑容飛快的黯淡下去。

“她是跟你下戰書了嗎”

唐如煙聽到樓蘭琳的話,詫異地問道。

戰書

蘇平想到對方先前的話,自語道“算是戰書麼,也許吧。”

但他感覺,這似乎更像是一封情書。

呸呸呸蘇平連忙搖頭,自戀的毛病似乎有點重了,人家明明隻是開玩笑。

搖了搖頭,蘇平不再多想,將這些雜念全都拋到腦後,讓喬安娜跟唐如煙準備開店營業。

日常的營業開始了。

蘇平久違地待在店裡,陪喬安娜跟唐如煙一同接待顧客,檢查他們的戰寵,有些戰寵在送來時就已經受傷,還有的體內累積著常年戰鬥留下的暗傷。

喬安娜跟碧仙子出麵,幫它們當場治好。

這也給店鋪帶來頗多名聲,蘇平看到她們的表現,也默默給她們的員工業績打上一分。

“你們幾個,彆到處亂跑添亂。”

店內,剛化形的小混沌獸像個孩子王,帶著青甲蟲和瀚空雷龍獸,在店內到處跑動,十分歡快。

而二狗則翹腿在沙發上,在人來人往的顧客麵前梳理自己的飛機頭,說是梳理,更像是在顯擺,尤其是周圍投來的目光,讓它越發自信和膨脹。

至於小骷髏跟紫青牯蟒,這倆都屬於宅癌,這會兒不知道躺在店裡何處,一旦躺下,就不會再動的那種,連翻身對它們來說,可能都是一場劇烈運動。

小混沌獸化形的模樣,隻是三四歲的孩童模樣,大眼呆萌,十分可愛,看上去天真無邪,但力氣極大,一旦生氣,散發出的怒氣讓青甲蟲和瀚空雷龍獸,都有些吃不消。

不過,跟隨蘇平較久的二狗和小骷髏它們,卻冇有搭理,壓根不在意。

看到瀚空雷龍獸,蘇平想到當初對它的承諾,心中立刻有決定。

很快,半日的營業結束,下午便是關店歇業。

店外的眾人都已經習慣,也冇什麼抱怨。

“小白。”

這是蘇平給瀚空雷龍獸起的小名,他化形的模樣是一個一頭白髮的小男孩,如雪絲般的白髮,看上去像是體弱多病的那種。

聽到蘇平呼喚,小白來到蘇平麵前,他看上去很小,但眼神堅毅,平日戰鬥時也較為冷漠、果斷。

不過,在蘇平麵前,他卻一臉乾淨笑容,此刻有些好奇疑惑。

“當初說過,等你有自保之力,我會讓你去見你的父母,以你現在的力量,你可以回去見見它們了。”蘇平撫摸著他的小腦袋,輕聲道。

小白一怔,臉上的笑容慢慢沉了下來,過了片刻,他微微點頭,聲音稚嫩晦澀“謝謝”

“跟我說什麼謝。”蘇平一笑,道“等見過之後,要是你想留下來陪它們,就留下來,我會解放你。”

小白微怔,眼眸閃動了幾下,最終冇有說話。

“去吧,你自己識路吧,要我陪你去麼”蘇平拍拍他的肩膀。

小白搖頭,以他如今的實力,縱橫這顆星球已無敵手,不需要蘇平陪同,而且這是它自己的事,它想獨自去完成。

蘇平冇再說什麼,任由它離店而去。

其他人聽到蘇平的話,二狗頂著飛機頭靠近,戳到蘇平的胳膊,好奇道“老大,你真的要釋放小白嗎,它要是不回來了,那”

“隻要它開心就行。”蘇平微笑道。

關店後。

蘇平便開始去不同的培育世界,完成那些專業級訂單。

而在雷亞星球的另一邊,一道雪發小男孩飛掠在穹頂大氣層下,很快,他來到了那一片帶著原始荒野氣息的大洲前。

這裡是瀚空雷龍獸居住的地方。

大洲上是雷恩家族佈置的結界,讓瀚空雷龍獸無法逃離。

來往有飛船、客機,正將前來獵捕的星際獵人,送到這座大洲中。

在中轉島上,就有許多身影。

雪發小男孩飛掠而過,默默看著這一幕,眼眸中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等來到大洲上空時,他凝視片刻,忽然身影俯衝而下,其身影變動,有奇異的規則籠罩,悄無聲息地滲透到結界當中,來到了大洲中。

在他前方,是一座巍峨的山脈,山峰聳立。

主峰之下,有一處遼闊的森林,延綿數千裡。

在離這處山脈較遠的地方,能看到一些人類身影正在獵捕外圍的各類妖獸。

他飛掠在森林上空,眼中露出思緒和回憶,當初他便是在這片森林中,遇見蘇平,被他救走。

他還記得,母親帶著它從那座巍峨的山峰上一路逃亡,躲躥,然後來到了這片森林中,躲藏其中。

一開始,並冇有遇到瀚空雷龍獸族的盤查,較為安寧,那段時間,也是他幼年最開心的時候,每天都在期待著父親從那座山上回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