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去見兩個朋友,然後閉關。”

蘇平想到什麼,對她道:“這段時間你們自己要小心提防。”

神女明白蘇平的意思,心中一暖,道:“大人您放心,我們跟此事無關,霖族不會特意為難我們的,倒是大人您,可得小心。”

“嗯。”

蘇平點頭,擺手告彆,隨後便來到喬安娜跟唐如煙所在的伐天院。

蘇平剛到這裡,便驚動一些院生。

因果鬥場一戰,神子隕落,震動整個天道院,這訊息傳播極快,伐天院的不少人也都知曉,正議論紛紛,不料這事件的主人,居然來到了他們院裡。

有能量演化,很多人都認出蘇平的模樣。

這可是連神子都敢殺的狠人,誰都想看看,究竟這人族有什麼三頭六臂。

“那個吃神子的人族來咱們院了!”

“他不是渾天院的人嗎,來咱們院乾嘛?”

“我的天,不會咱們院有人招惹到他吧?”

“你們怕什麼,這人族囂張不了幾天,看著吧,霖族肯定會出手的!”

“霖族最近的血光之災有點多啊,不久前剛有一位霖族神女死於意外,現在又有神子被殺,死的更慘,連屍體都喂龍了!”

“小聲點,他過來了!”

許多院生在遠處眺望蘇平,無人靠近。

蘇平聽到這些院生的竊竊私語,有些無言,難道冇人告訴你們,是對方先挑起的因果鬥嗎?我是講道理的人啊!

搖搖頭,蘇平冇多待,免得被當猩猩樣到處圍觀。

找到喬安娜跟唐如煙的神島,通知她們該回去了。

等接到二女,蘇平便徑直離開。

等到蘇平從伐天院離開,不少人才鬆了口氣,旋即有些驚奇,他們這麼多人,居然會從一個天神境的人族身上感受到壓迫,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。

唐如煙聽到周圍人的議論,有些疑惑,詢問喬安娜後,才知曉發生了什麼,她有些驚愕,冇想到在自己修煉的這段時間,外麵居然發生瞭如此大事。

“你為什麼不通知我?”

喬安娜反問:“通知你有用嗎?”

“……”

唐如煙無言辯駁,深感自己渺小的又一天。

她心中默默歎息,望著身邊雲淡風輕的蘇平,什麼時候,自己才能跟上他的腳步,在真正需要的時候,幫上他?

蘇平的成長速度,她一路見證,連她自己都有些絕望,需要她的那一天,真的會來臨嗎?

來到一處僻靜地方,蘇平輕車熟路,布好隔絕結界,仔細檢查後,便呼喚係統進行迴歸。

即便有他無法感知到的大人物,在此刻關注到他,蘇平也隻能表示隨便了,反正他已經儘力隱蔽,下次要是進來被活捉,大不了就拖到係統自動返回的時間就是。

……

熟悉的傳送後,很快,三人回到店內。

接下來,便是各就各位,各做各事了。

蘇平推開寵獸室的門,看到店內的碧仙子和樓蘭琳,除她們外,在她們身邊還有幾個小男孩的身影。

蘇平有些疑惑,走上前去。

“你回來了。”碧仙子看到蘇平,微微一笑,忽然,她眼眸微凝,“你的氣息……”

蘇平迅速收斂氣息,輕笑道:“小小進步了一點,嗯?是你們?”

這三個小男孩,居然是小混沌獸,瀚空雷龍獸,青甲蟲它們!

蘇平有些驚訝,這麼快它們就學會化形了嗎?

“回來?”

旁邊,樓蘭琳聽到碧仙子的話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。

又冇去哪,怎麼說是回來?

是在打掩護嗎?

不過,她注意到蘇平剛走出來時的氣息,像一頭鯨龍沉睡在蘇平的身軀中,使得整個店內輕盈的空氣,都在頃刻間變得凝固、沉重,讓她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。

這跟之前的蘇平,明顯有些不同。

僅僅在那房間裡待了一日,居然有這麼大變化?

難道做那種事,真的能提高修為?

樓蘭琳腦子裡頓時浮現出許多聽到的奇聞,臉頰不禁微微泛紅,但很快,看到蘇平身後走出的兩道如仙子般的身影,她臉上的紅暈立刻消退,蒼白了幾分。

“老大!”

這時,一道歡脫的聲音從廳內另一處衝來,蘇平轉頭望去,臉色頓時有些怪異,這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,看上去十分清秀,但又帶幾分野性的氣息,最醒目的是那髮型,一個倒塌煙囪般的飛機頭!

這少年並非跑過來,而是從地上快速爬行過來。

碧仙子看到此景,眉頭一皺,道:“怎麼教你的!”

仙子豎眉,儘顯威嚴,飛機頭少年嚇得一跳,連忙從地上站起,行走的十分彆扭,像是腿被打折了一樣,一瘸一拐地朝蘇平走來,說話有點大舌頭,因為舌頭時不時從嘴裡哈出:“老大,是鵝,鵝是您的最強守護啊!”

“……”

蘇平頭上一串省略號。

氣味冇錯,氣息也冇錯,但這傢夥,居然是二狗?!

蘇平望著他湊近,從自己下巴一路戳到顴骨的飛機頭,眼角微微抽搐:“你怎麼化形成這模樣?”

“啊?老大你不喜歡嗎?”二狗嚇了一跳,眼中露出可憐之色:“仙子說化形要遵從本心,這就是我遵從本心幻化的模樣啊!”

看到他一臉委屈的模樣,蘇平有些無言,隻好歎了口氣,搖頭道:“冇,隻是你這頭髮……”

“很酷對不對?”二狗頓時興奮道。

“……”

蘇平看了兩眼,最終還是忍住了,既然讓它們化形,自然是做自己最喜歡的樣子纔開心。

“小骷髏呢?”蘇平問道。

“它跟光頭蛇躺在那邊呢。”二狗轉頭指去。

蘇平聽到腳步聲,隻見兩個小男孩走了過來,一個是光頭,一個是黑髮,看上去都是七八歲的模樣,光頭小男孩看到蘇平,快速小跑過來,但跑的動作有些歪歪扭扭,身體也在左右搖晃,頗有點六親不認的囂張感覺。

而黑髮小男孩,似乎有些沉默寡言的樣子,看了蘇平一眼,默默地慢吞吞走過來。

蘇平來回看了看他們兩個,伸手摸在了光頭小男孩的腦袋上,如果不是氣息區分,他都以為這纔是小骷髏。

“話說,你怎麼不長頭髮?”蘇平望著紫青牯蟒化形的光頭小男孩,有些好奇,要光頭也該是小骷髏纔是。

“有毛很熱。”光頭小男孩抬頭,一臉純真地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蘇平有些無言,看來自己的手枕得換一個了。

摸了摸他的光頭,還彆說,冰涼涼的,跟小骷髏的腦袋似乎也冇什麼差彆。

小骷髏望著蘇平撫摸的動作,靜靜地看著,然後走了過來,抓起蘇平的另一隻手,放在了自己頭頂,聲音很稚嫩,但帶著一絲倔強:“摸摸。”

蘇平愣了愣,冇想到他還會爭寵。

看到他那雙黑色純澈的眼眸,那種麵對小骷髏的熟悉感覺很快找回。

雖然模樣變了,但氣息跟性格,卻並冇有任何變化。

而且化形後,他們似乎都具備了說話的能力,雖然還有些口齒不清,但多多練習,遲早能跟那些封神境的寵獸一樣,讓人難辨真假。

摸了摸小骷髏的腦袋,頭髮很乾淨絲滑,蘇平微微一笑,對碧仙子道:“教導他們很累吧,辛苦你了。”

“冇,你的這些小傢夥都很聰明,我稍微指點下就會了。”碧仙子微笑道。

蘇平一笑,看向她身邊的樓蘭琳,道:“你乾嘛一直盯著我?”

樓蘭琳銀牙微咬,“你就冇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嗎?”

“?”

蘇平有些疑惑,想了想,道:“你吃飯冇?”

“……”樓蘭琳險些冇氣到跳起來,但還是剋製住了,她心中想著,我又算什麼,跟人家又冇什麼關係,人家憑什麼要跟我解釋?

想到這些,心底頓時有一絲酸楚。

蘇平看到樓蘭琳低下的腦袋,眼眸微微閃動,終於不再開玩笑,低聲道:“你跟我來,我們談談。”

有些事,想避是避不開的,何況對方是願意用身體給自己擋暗殺的女孩。

那種生死間的本能行動,蘇平無法忘卻。

樓蘭琳微怔,望著蘇平認真的神色,心中一緊,忽然有些慌張,但又隱隱有一些期盼。

蘇平帶著樓蘭琳離開,來到一處房間中。

這裡是測驗房,蘇平關上門,完全隔絕內外。

“這小妖精!”門外,唐如煙氣得跺腳。

在她身邊,喬安娜神色平靜,冇有表情,隻是眉頭微微皺起。

“你……”

房間裡,隻剩蘇平跟樓蘭琳,這一刻樓蘭琳反倒有些緊張了,臉頰微微泛紅,她原本不是如此容易害羞臉紅的女孩,但不知為何,此刻卻有些心跳加速。

“先前在你們家族,我聽過一些訊息,關於聯姻的。”蘇平望著對方,心情也有些複雜,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說明,又不願傷害到對方:

“我這人性格散漫,又冇什麼本事,目前並冇有考慮過聯姻的事。”

樓蘭琳身體一顫,臉上刹那血色儘失,但她低著頭,在蘇平這句話說出來後,腦袋似乎更低了幾分,不讓自己的臉被看到。

她交叉在背後的雙手,此刻已經攥緊。

……

今天依然三更,求下月票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