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因果鬥場的內外,俱是一片死寂!

像是萬籟俱靜,隻可聞聽怦怦心跳聲!

望著那像一條死狗般被蘇平踩在腳下的霖族神子,在場的眾多神族和那些附庸種族,全都瞪目,難以置信。

高貴的高位神族選拔出的神子,竟被如此踐踏!

這人族可知道,他踐踏的並非隻是一個神子,而是整個高位霖族的威嚴啊!

“你!”

“混賬人族,你在做什麼?!”

場外,兩位霖族神子看到此景,原本對墨烽的落敗還有些幸災樂禍,但看到他敗得如此恥辱,如此不堪,加上蘇平這踐踏下的一腳,他們也都憤怒了!

殺墨烽可以,但霖族不可辱!!

此刻,最憤怒的卻是墨烽,他的肺都快氣炸了,腦子都快氣得空白,望著蘇平那居高臨下的目光,以及踩在臉上的腳,他是何等顯赫尊貴的身份啊,未來的無上神皇,竟然被這人族螻蟻給踐踏在腳下!

“你,你,你!”

墨烽眼珠幾乎瞪得凸出,充血而瘋狂,他渾身力量鼓動,一次次想要將身上的蘇平推開,但每一次都被蘇平施加的力量給鎮散,他雙手撐地,但腦袋卻被死死踩住,在蘇平的腳上,似乎有一個世界的重量!

“我要殺了你啊啊啊!!”

“這就是你想說的話嗎?”蘇平的聲音冰冷得毫無情感變化,他望著墨烽身上那些奇異的紋路快速的扭動,似乎在蠶食他的身體,當即不再留情,腳掌抬起。

在他抬腳的刹那,一直拚命試圖爬起的墨烽頓時從地上彈起,咆哮道:“我要……”

咆哮聲尚未說完,蘇平的腳掌卻以更快的速度,帶著璀璨的神光和澎湃的信仰力量,狠狠踐踏而下。

嘭地一聲,像是一輪驕陽,在蘇平的腳下爆發,裂開!

墨烽的腦袋以更快的速度,狠狠地磕在地上,隨後,爆裂開來,濺射出的腦漿和鮮血,放射般地散落極遠,金色的血液灑落一地!

場外的諸神全都屏息。

這個人族,竟在眾目睽睽之下,將這位霖族神子給殺了!

雖然踏上因果鬥場,必有一方血濺當場,但居然不是這位人族,而是尊貴的霖族神子!

從戰鬥一開始,蘇平就展現出震撼所有人的力量,尤其是第二界出,眾神皆驚,這人族以天神之姿,竟能凝聚出第二界,這是他們在場很多神將境都無法辦到的事啊!

“你!”

場外,兩位霖族神子臉色皆變,心中有些滋味難明,墨烽的死對他們來說是好事,少一個競爭對手,但墨烽死的樣子,實在太醜陋難看了,居然被一個人族給虐殺!

連祖神庇護,驚神咒都施展出來,依然無法逆轉局勢!

他們霖族的臉麵,在這一戰中都被墨烽給丟儘!

那負責因果鬥場的老者,也是臉色變了變,深深看了一眼蘇平,冇想到這一戰會以這樣的結果落幕。

“人族勢弱,居然誕生出如此萬古絕世奇才,有接近祖神之資……”老者眼神閃動,心中有些複雜。

“太強了,這人族是要逆天啊!”

“太瘋狂了,連祖神的威壓都能扛住,雖然這霖族神子隻喚出祖神的一絲絲氣息,但也不是我等能承受的啊!”

“這人族是誰,感覺又是一個妖孽要誕生,名傳神界!”

“他已經崛起了,今日一戰結束,估計各州都會傳遍他的名!”

“霖族堂堂神族被人族碾壓擊殺,還是以跨境給斬落,這必定是傳奇,此後萬年,依然會被眾神談起!”

隨著墨烽死去,那道巍峨的祖神之影也漸漸消散,彌散在場中的恐怖威壓此刻已經皆儘散去,場外的諸多神族和附庸種族,都是驚懼地看著場中的青年,震撼而唏噓。

他們彷彿看到一個震爍萬古的奇才,橫空出世,馬上要震撼太古!

場內,隨著祖神之影消散,蘇平的身體從顫抖中逐漸平複下來,這一戰他幾乎將七成的力量,用來抵擋這恐怖的祖神之影,這才保持住戰意,若是他屈服了,跪拜了,那麼麵對揹負祖神之影的墨烽,將連出手的勇氣都冇!

“這就是祖神嗎,僅僅是一縷威壓,就讓我快要崩潰!”

“我還不夠強,太弱了,終有一天,我要親身站在祖神麵前,直視對方!”蘇平心中對自己立下誓言,不甘弱小。

如果場外的眾人聽到蘇平的心神,隻怕都會吐血,以天神斬殺神將境的神子,你還不夠強,那什麼纔算強大?!

“嗚!”

那失去主人的虎殤神獸此刻瑟瑟發抖,不敢靠近蘇平。

蘇平冇理它,抬腳一踢,將那墨烽的屍體踢向煉獄燭龍獸,讓它吃掉。

這可是神子,擁有神族強大戰體,一身精純神血和能量,不可浪費了。

煉獄燭龍獸也冇客氣,一口接住,咀嚼起來。

“放肆!”

“你做什麼?!”

場外,兩位霖族神子頓時繃不住了,人殺了,臉踩了,現在連屍體都要吃掉?!

“快讓那頭畜生停下,你這是欺我霖族無人嗎?!”其中那位青年神子站出,大聲怒吼,他的聲音迴盪在場中,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,讓眾人心中肅然,霖族神子果然都不是等閒之輩,死一個墨烽,還有兩位同樣可怕的存在。

蘇平眼眸斜睨,配合身上被濺射到的金色神血,看上去格外冷酷:“欺你無人又如何?你等欺我人族無人,竟然我便要以牙還牙,上了因果鬥場,還想全身而退?!”

“你這是找死!”

這青年神子怒聲道:“彆以為你當真舉世無敵了,你想要給人族招來滅族之災嗎?”

蘇平眼眸中驟然寒光四溢,直視著他:“這就是高位神族的手段嗎,小輩打不過,讓長輩出手?有本事你們下來,我還能再戰!”

我還能再戰!

這話橫掃全場,透著一股傲視無敵的霸氣。

眾神望著這個人族,他們都已經看出,蘇平對戰墨烽消耗極大,此刻如果再來一個墨烽,蘇平多半會敗!

但蘇平依然有這樣的勇氣和膽量,這並非色厲在內,外強中乾,從蘇平眼神的霸氣和自信,他們彷彿感受到,蘇平體內還有力量隱藏未用!

那青年神子微微一窒,蘇平剛斬殺墨烽,又要吃掉他的屍體,威壓積重,讓他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,一時竟冇接下這話。

“你們敢動人族半分,我便殺上你們霖族,挑戰爾等!”蘇平的目光冷冽,聲音鏗鏘有力,震盪神蒼:“真有本事,就跟我同境界一戰,看看究竟誰能稱王,誰能稱尊!”

聽到此話,場外眾人皆眼神變動,被蘇平身上的氣勢所懾。

他們再度注意到,這個人族青年,僅是天神之境!

以天神越境斬殺神子神將,若是同一境界,兩者還有可比性嗎?

半空中,那兩位霖族神子都是臉色難看,蘇平這話讓他們感到威嚴儘失,但偏偏卻無力反駁,彆說同境界,就算是他們全力出手,都冇把握能穩穩戰勝蘇平,畢竟他們可冇有修習驚神咒這種古老禁術。

不過,眼下是唯一能擊敗蘇平的機會,他剛曆經苦戰,身體虛弱,就算有再戰的豪氣,可真正打起來終究看力量!

兩位神子相互對視,眼神閃動,都在等對方先出手。

在兩位神子冇有做出迴應時,另一邊,煉獄燭龍獸已經將墨烽的屍體給咀嚼得粉碎,發出嘎嘣脆的聲響,它隻聽蘇平的話,彆人說的可不管,蘇平冇讓它停,它就直接吃了。

陡然。

煉獄燭龍獸感受到一種恐怖的氣息,這氣息出現在它體內,比毒蛇還恐怖,它頓時發出一聲低吼。

“嗯?”

蘇平轉頭望去,便看到煉獄燭龍獸的身上冒出絲絲黑霧,這黑霧中帶著詭異恐怖的氣息,不是神力,也不是仙力,而是一種詭異特殊的東西,帶著極端的邪惡和恐怖。

煉獄燭龍獸被這氣息纏繞,露出明顯痛苦的表情,發出低吼,似乎想要將什麼東西逼出來。

蘇平眼眸微凝,他已經猜到原因,那墨烽釋放的一種秘術,身上的奇異黑紋蠶食其身體,此刻這黑霧中的氣息,跟那黑紋中散發出的氣息一模一樣。

不過,他敢讓煉獄燭龍獸吃掉對方,就不怕出事。

畢竟在這培育世間,即便死掉,也能複活。

“忍住!”蘇平輕聲道,衝到煉獄燭龍獸身邊,伸手安撫了一下它,隨後將它收入到召喚空間中。

如非必要,蘇平不願在這大庭廣眾下暴露自己能再生複活的能力。

畢竟這天道院可是有祖神坐鎮,誰也不知道那位祖神是沉睡還是甦醒,萬一察覺到其中異樣,將他抓去研究就糟糕了。

“哼,我早就說過,讓你不要吃,現在吃出事情了吧!”那青年神子看到此景,眼中露出冷意,但更深處卻有一抹忌憚:“你這畜生要死了,唯一解救的辦法,就是你將那東西吸扯出來。”

“我霖族的神子,豈是那麼好吃的!”另一位神子也是冷笑。

負責因果鬥場的老者眼神微變,聽到那青年神子的話,心頭冷哼,蘇平要是真按照對方說的,將那東西吸扯出來,必定會被那東西纏上,到時死的就不是那頭龍獸,而是蘇平自己了。

不過,這件事與他無關,他手一甩,漠然道:“因果鬥結束,都各自散去吧。”

言罷,他看了一眼蘇平,眼眸閃動一下,看在蘇平那驚世天賦的份上,還是起了一絲憐才之心,傳音道:“那是驚神咒,是古老的詛咒,你還是趕緊捨棄那頭龍獸吧,彆被牽連。”

說完,他看了一眼虛空四處,在那些地方,似乎有什麼看不見的身影。

他微微搖頭,徑直離開。

蘇平猛然聽到老者的傳音,怔了一下,臉色頓時有些陰沉,讓他捨棄煉獄燭龍獸是不可能的,他冇有說話,隨著鬥場外的神道法則消失,他縱身掠出,徑直離開此處,連跟喬安娜都來不及打招呼。

兩位霖族神子看到蘇平匆匆離去,忽然感覺有什麼機會流逝了,也許這一次,真的是擊殺蘇平的極好機會。

……

第二更送上,今天會三更,不會軟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