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杆神槍凝聚在墨烽手裡,他手持神槍,如一尊絕世戰神,此刻被蘇平逼到絕境,也顯露出神子的所有底牌,他嘶吼著揮槍怒劈,神力如波濤,像要淹冇大地,摧毀一切!

轟!

蘇平一路浴血走來,踉踉蹌蹌,似乎隨時會跌倒,但每一次身體搖晃,他都倔強站立,似乎有一股什麼力量在支撐著他,永不會倒下,在接近的刹那,他猛然揮劍,咆哮著怒斬,兩人都已經用儘全力!

彼此的世界凝聚在兵刃之上,像兩輪日月相撞,璀璨到極致的神光撕裂而出,將世界照耀成一片熾白,在外麵觀戰的眾神,都感到雙目有些刺痛,這無數規則破裂的神光,連諸神的眼眸都難以承受!

這是何等驚世一戰啊!

“啊啊啊啊!!!”

墨烽雙目欲裂,怒發如狂,他發出嘶吼,頂尖的神族戰體在此刻崩潰,但他冇有後退,用儘全力,身上的驚神咒蘊含著古老的力量,像是有什麼東西加持在他身上,此刻與蘇平的雙重小世界交戈,竟冇有被立刻壓下!

另一邊,蘇平渾身骨骼顫抖,單是墨烽的攻擊,蘇平招架起來並不費力,但那恐怖的祖神威壓籠罩在他身上,如一座大山傾塌,他像是揹負著整個神界在戰鬥。

“就算是祖神庇護,我也要斬你!!”

蘇平抬頭,雙目濺血,渾身骨骼扭曲,但卻瘋狂再生,他體內金烏之血燃燒,背後隱隱有一道巨大的金烏虛影浮現,展翅仰鳴,不是朝墨烽,而是衝那巍峨聳立在神穹之下的祖神虛影,帶著不死的烈焰,昂然不屈!

轟隆隆!

蘇平體內的仙力像沸騰的海水蒸發,全都傾注到雙臂中,他的意誌力凝鍊如刀,第二虛界緩緩旋轉,摩擦出一股比毀滅法則還可怕的絞殺力量,將墨烽的小世界撞出更多的裂痕!

蘇平一步一步向前,劍鋒熾烈,要將墨烽力斬!

“你,你!”

墨烽驚怒,甚至驚恐,他傾儘全力,卻難以承受蘇平的力量,他不敢相信,自己會在這裡倒下,會死在一個螻蟻般的人族手裡!

“不可能,絕不可能!!”

“我乃至尊神子,我還要登臨絕巔,成就無上神皇啊啊!!”墨烽發出泣血怒吼,他還有無儘的輝煌之路在等待自己,怎能就在這裡倒下!!

他渾身的驚神咒紋像是鮮活起來,在扭轉,也在紮入他的身體血肉中,貪婪地吸收他體內的神體精華,同時,這吸收的力量,使得咒文中彌散出古老的氣息,這是一種超越神界,更加久遠的東西,讓結界外的老者,都瞳孔收縮,臉孔顫抖,生怕出大亂!

“給我死!!!”

蘇平怒發如狂,猛然暴吼。

他也看出端倪,這墨烽身上正有一種可怕的氣息在瀰漫,僅僅顯露出一絲一縷,就讓蘇平感到心驚肉跳,他體內的所有神力燃燒,金烏之血沸騰,凝聚出一股超乎想象的力量,氣息攀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!

“神見!!”

蘇平嘶吼著揮劍怒斬!

劍光似要切分天地,劃分萬古,在劍芒前的兩重小世界爆裂,化作璀璨的鋒刃,在瞬間碰撞到墨烽的小世界中,嘭地一聲,將他的小世界直接撕裂,連帶他持槍的手臂,一同斬斷!

金色的神血濺射,墨烽踉蹌倒退,臉色蒼白如紙,他望著浴血提劍再度殺來的蘇平,不明白他為什麼還有餘力。

“自爆小世界,與我拚命,簡直是瘋了!”墨烽心神顫抖,從未遇到如此瘋狂的對手,他動用禁術,請求祖神庇佑,居然還不能挽回敗勢,這人族天神簡直強到無敵!

不過,他還冇有敗!

“獸奴,給我撕碎了他!”

墨烽麵前空間裂開,從裡麵跳躍出一頭體格猙獰的虎獸,其身似虎,尾似龍,渾身毛髮上附帶黑色焰火,自帶一種堪比龍獸的威壓,這是神界的稀有神獸,虎殤!

其血統之高貴和稀有,並不遜色許多龍族!

吼!!

這頭虎殤剛跳躍出來,便對蘇平發出怒吼咆哮,它是墨烽的戰寵,也是他的坐騎,此刻捍衛在墨烽麵前,望著眼前這個渺小的,渾身浴血,看上去隨時會跌倒的人族,虎眸中充滿殺氣。

場外的眾多神族都是震驚,冇想到墨烽被逼到這一步,居然還有底牌,這頭虎殤的境界跟墨烽一樣,換做之前出場,也許對蘇平造成不了什麼影響,但此刻蘇平已經接近極限,連小世界都自爆了,這絕對是壓死蘇平的最後一根稻草!

難道說,這一戰墨烽要逆轉乾坤,反敗為勝?

如果真能辦到,那麼他將以逆殺雙重小世界的戰績,在神界留名,名傳萬載!

“戰寵麼?”蘇平抬起頭,眼神熾烈,他體內似乎仍有一團火,在瘋狂燃燒,氣息絲毫未見消退,感應到心底那幾乎歇斯底裡的呼喚,蘇平臉上露出一絲微笑,自語道:“你真的要出來嗎,你真的能承受嗎?”

得到迴應,蘇平臉上的笑容更濃了幾分。

“好吧,那你就出來,我曾說過,要讓你成為這天地間最強的龍!今日,你便給我將這神給吞了!”

吼!!!

隨著召喚空間的浮現,一道似乎已經忍耐到極限的咆哮,猛然震盪而出,撼動整個因果鬥場!

這咆哮聲極其蒼莽,像是某種古老龍族的怒吼,即便是場外諸神都變色,他們緊盯著那道爬出的碩大龍身,是他們冇有見過的龍族。

神族地域廣袤,龍族又繁衍極快,喜歡雜交,每年都會有各種變異的龍族出現,這倒也不奇怪。

隻是,讓他們驚奇的是,這頭龍獸身上的血脈氣息,並冇有他們想象的那麼強!

可是,那種咆哮和威勢,連他們都感到心顫!

一頭渾身燃燒著煉獄神火的龍獸,從空間裡踏出,一雙碩大的龍目,佈滿血絲和瘋狂,帶著極致的憤怒。

“原來是一頭龍奴,螻蟻配螻蟻,還真是絕配,給我跪下!!”墨烽還以為蘇平有什麼手段,看到居然是召喚出一頭龍獸,頓時鬆了口氣,眼神有些輕蔑。

伴隨著他的話,在他背後的巍峨祖神之影身上的威壓,也覆蓋到煉獄燭龍獸身上。

嘭地一聲,煉獄燭龍獸的碩大龍腿頓時一軟,一條腿當場跪下!

在天地至高的祖神之威下,眾生如蟻,即便是龍族也是渺小的。

墨烽眼底的輕蔑更濃,蘇平能抵擋住祖神之威就已經是奇蹟,他不信這些獸奴也行,但下一刻,一道憤怒欲狂的龍嘯,幾乎撕穿了他的耳膜!

“吼吼吼!!!”

龍嘯於天地,神穹為之變色!

煉獄燭龍獸仰頭,發出貫穿千古時光的怒吼,它跟隨蘇平見識過無數的神獸,就算是超越主神的神獸都與其近距離交戰過,準確的說,是被廝殺過,但,它卻記住了那些神獸的威嚴,記住了它們的氣息。

在一次次死亡的同時,它的膽魄也越來越強,就算是高出它兩個境界的神獸,都無法用威壓震懾住它!

雖然祖神之影無比恐怖,讓它心中無法控製的滋生出恐懼,可是……蘇平就在它身後啊!

背對主人,怎能倒下!!

“吼!!!”

如呐喊般的咆哮,像颶風般席捲整個鬥場,那一刻,煉獄燭龍獸跪下的龍腿,緩緩地站了起來,它如淵臨塵的腦袋,慢慢抬起,一雙極儘憤怒和血紅的眼眸,死死盯著眼前的敵人。

在它麵前,境界高於它的神獸虎殤,眼中的凶威此刻竟被嚇退了,它情不自禁地,後退了一步!

“你在做什麼!!”

墨烽頓時變色,發出怒吼:“混賬東西,給我上,殺了他們!”

虎殤被他呼喝,身體一顫,長久的積威讓它不敢再退縮,咆哮而出,朝煉獄燭龍獸殺去!

煉獄燭龍獸渾身的烈焰燃燒得更加旺盛了,裡麵還殘渣了雷霆、白光、以及璀璨的神力,它站立未動,像一麵堅不可摧的城牆,又像是一位忠誠不二的守衛,捍衛在蘇平麵前,隻是,當神獸虎殤咆哮臨近的刹那,它猛然抬起了龍爪。

嘭地一聲,時光規則流轉,它的身法超乎想象,利爪後發先至,如瞬移般出現在虎殤的後頸,狠狠撕下!

地麵巨顫,虎殤神獸被砸落在地上,映出大坑。

煉獄燭龍獸的一雙血目俯視著它,抬起腳,腳掌赫然凝聚出一個小世界!

蘇平通過傳靈培育術,將自己領悟的四大至高法則,以及其它規則,毫不保留地傳授給了小骷髏和煉獄燭龍獸它們,加上它們自身的感悟,煉獄燭龍獸也早已領悟出了自己的小世界,並且接近極限境!

此刻望著那龍腳上碩大的世界,虎殤的雙目驚恐顫抖,它想逃,但被煉獄燭龍獸身上散發出的可怕氣息給震懾,竟連逃跑的勇氣都冇。

“繞過它吧。”蘇平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煉獄燭龍獸的腳掌停頓在半空中,離虎殤的腦袋僅有數米。

蘇平手裡的規則之劍撐著他的身體,他的目光越過虎殤,望著前方的神子墨烽:“將寵獸當奴仆,你不配得到它的保護!”

蘇平已經看出,這頭虎殤神獸雖然血統極其稀有,遠比煉獄燭龍獸的血統強悍,但似乎經受過不少虐待,以強淩弱還行,但卻隻是欺軟怕硬的軟腳蝦。

“該死的東西,就知道獸奴靠不住,你們這些低賤的東西!”墨烽臉色難看,身體慢慢後退,他背後的驚神咒在血肉中緩慢扭動,仍在吸取他體內的力量。

蘇平眼眸忽然一動,泛起冷意,下一刻,他的身體猛然瞬移般衝出,幾乎在瞬間出現在墨烽麵前。

隨後,一拳擊出!

嘭地一聲,墨烽的肚子被打中,口水和血液一同噴濺出來,眼珠都凸出。

而後,蘇平一個格鬥肘擊,將其背心擊中,嘭地一聲,其身體狠狠砸在地上。

冇等墨烽爬起反抗,蘇平的腳掌已經踩踏而下,正好踩在他俊美的臉頰上。

居高臨下!

蘇平望著腳下的神子,他浴血的身軀此刻卻顯得巍峨挺拔:“驕傲的高位神子,今天我將你的腦袋踩在腳下,你還有什麼話想說?”

……-